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8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8

高考的AB面: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 加华观点

发布时间:2018/06/11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高考适逢初夏,是一年中最怡人的光景。一切尘埃落地后的八月,却正值盛夏,蝉鸣在耳,躁动在心。烈日焦灼之下的城市里,处处跳跃着被揉碎的日光,它们晒得这苍茫大地,处处滚烫。

 

1977年,也是骄阳流火的8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里主持召开了科教工作座谈会。也正是在这次会议上,总设计师果断决策,当年即恢复中断了十一年的高考制度。

 

于是,1977年12月10日的高考,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冬季高考。由于当时国民经济尚未完全恢复,570万的报考人数让试题印刷厂应接不暇。中央决定临时调用印刷《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纸张,来印制当年的高考试题。最终,27.3万名年轻人在来年春天,圆了梦想,走入了大学校园。

 

四十年后的2018年,高考报名人数已经直逼千万,再创新高,录取率更是达到了79.6%。而这一年,生于千禧年,在万千注目的透视镜下成长起来的00后们,也正式加入了高考大军。

                   

1977年前后的高考标语

历史的底本清晰如刻,高考仍然是每一代中国人都各自感慨的群体性回忆。从恢复以来,高考制度励精图治,四十载自当不惑。在这四十年里,它能改变的,真的改变了吗?

 


01/ 教育经济

 

 

极速跑道里的中国,处处皆是经济。高考概莫能外。

 

位于安徽六安的毛坦厂中学,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本科升学率连续四年超过80%。当地人口中,除了本地户籍的人,其余居民约有一半是专程前来备战高考的学子,另一半则是借助高考嗅到商机的生意人。据说,毛坦厂中学因高考而释放的经济增长,贡献了毛坦厂镇近九成的GDP。

 

高考催生的经济形态,究竟长什么样呢?

 

澎湃新闻曾报道,毛坦厂中学周边一套约10平米的房子,年租金高达2万,折算成月,租金价格堪比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而中学不允许学生使用手机的校规,更是催生了周边众多的电商代购业务,每单代购费5块钱,一个月能入账超过3万块。

 

而毛坦厂镇最大的生意,还是因高考链条而衍生出的“代陪读”,也就是负责学生的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并帮助家长监督孩子的课余行踪等,人均每年收费约为2-4万元。

 

甚至,由于和“旗开得胜”谐音,毛坦厂镇的旗袍生意也格外兴盛。每年的高考季,陪读妈妈们总是身穿街边店里定制的旗袍,来为孩子们祈福助威。生意量最大的时候,旗袍小店一天甚至能卖出十几件。

                            

毛坦厂中学的校门口,家长给孩子们送饭

 

教育经济并不会止于高考。2018年以来,全国各省陆续迎来了抢人大战,高端人才落户的优惠政策条款频出,天津、成都、杭州、深圳等等,众多准一线城市以人才经济“亮剑”,经济社会的发展轨道又回到了对人才引擎的渴望中。

 

高考后要面临的人生,或许才是更难选择的。

 

 

02/ 教育精神

 

 

几十年来高考制度不断被社会道德所拷问,不同政治体制下对于“考试”的定义与理解,让这个被无数人诟病,却又被他们称道“公平”的制度几经沉浮。与之相比,搭载着高考续章的中国大学教育,则更是一部传奇史诗。

 

马斯洛说,教育使一个人成为最好版本的自己。如果说K12基础教育是对知识体系的塑造,那么高考后走入大学所接受的教育,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塑造。今年上映的《无问西东》,以青春的迷茫、果敢、选择与责任,寻觅了那些出走又回归的大学精神。

 

论及教育,不可不提西南联大。那个动荡时代曲曲折折的生活之痛里,开出了簇簇繁盛的人性之花,伶俐而丰硕。抗战时期由北向南撤退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组成了当时的西南联大。撤退的学术长征之路,让那一批读过万卷书的知识青年们,也真正踏上了万里之路。

                    

西南联大的校友走幸田回忆道,“联大的厨房或许是世界上最脏的厨房之一。”学生们把做饭用的陈米戏称为“八宝饭”,取“八宝者何?曰:谷、糠、秕、稗、石、砂、鼠屎及霉味也”之意。

 

吃不饱的联大学生们,也找不到安静明亮的地方学习,他们只能饿着肚子窝在昆明的茶馆里。亮满灯盏的茶馆,成为了李政道口中“上个世纪的巴黎咖啡馆”。也就是这氤氲的茶香,浸染了一众志士仁人,也冲煮着中国青年一代的教育光华。

 

战火中的贫穷和尊严,让教育精神始终不老。而高考,是一种仪式。它让乳臭未干的少年在自我检验中经历痛苦、迷茫、历练和打磨,唯有如此,才能更靠近大学教育所传达的精神,成长为泱泱大国的新建设者。

 

 

03/ 教育无界

 

 

就在全国高考开始的前一天,中国最大的社群问答平台知乎正式宣布,原有的“知识市场”业务将升级变为“知乎大学”。这所大学不问出处,不谈英雄,力争教导所有成年人变回学生。

 

教育从来不曾止于高考。相反地,从高考仓促落下的帷幕里走出来,社会大学才真正对年轻的心敞开大门。

 

今年5月底,得到APP的CTO快刀青衣在朋友圈晒图,投入运营整整两年后,得到累计用户的人数当日超过了2000万。而上线近一年多的知识付费技术服务商小鹅通,营收流水也在5月份突破了10亿元。

 

尽管红利期逐渐见底,泛教育行业试错期之后的转向,也正不断稀释着这块蛋糕甜蜜。但这仍然无法阻挡已经成军的前续部队,他们训练有素,目标明晰。更高效、更精准、更有趣的终身教育,似乎正在成为“五环内人群”在城市焦虑症中,艰难抓到的救命稻草。

                    

知识付费到底算不算系统教育,碎片化学习是否会反噬完整的思维体系,我们不置可否。但是至少,它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教育正在逐渐淡化边界,它在乌托邦的思维路径之外,又打开了一盏另类的现实转向灯。

 

知识正在逐渐下沉。从K12、民办教育、各类培训、在线教育、同辈问答,泛教育再一次提醒我们,世界是平的,更是碎的。在如此恢弘的教育世界里游弋探索,高考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人生关卡,如此而已。

 

 

高考大幕已落,以为止于高考的人,在经历了一个漫长假期之后,终将迎来始于高考的新征途。世界仍然每天都是新的,这个有限的战场上,我们玩的其实是个无限思维的游戏。

 

高考所改变的东西,最终都来源于自我的催化。从360度环绕着教育的不同商业模式,到高考连接的、懵懂少年到硬骨青年的教育精神,再到如今已经渗透进生活点滴的无界教育方式,我们始终庆幸,教育仍然是这个世界的灯塔。

 

正如《红楼梦》中所写,“草蛇灰线,伏脉于千里之外。”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