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8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8

再论中美贸易摩擦:内政还是外交?| 加华观点

发布时间:2018/06/25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6月21日,习近平会见来华“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特别圆桌峰会的知名跨国企业负责人。在座谈交流时,主席再次强调了三点,即“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科技创新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走改革开放、创新发展之路,不走封闭僵化、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回头路”,“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

 

习主席的强调向市场传递了清晰的声音——落实、落实、再落实。

 

中美贸易摩擦是2018年的热点问题。深入思考后我们发现,通过国际贸易摩擦这一外在形式表现出来的,更多地是中国内部发展问题。具体而言,是改革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问题,也是进一步深化扩大开放的问题。

 

我们将从市场经济制度、全球化、市场环境、知识产权、发展成果惠及民众、中美关系、战略阶段等方面,再和大家深入探讨这些问题的根源。

 

要不要坚持以自由市场和产权清晰为基础的经济体制?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走出“文革”浩劫的当代中国得出的历史结论,也是当代中国继续前行不可偏离的轨道。

 

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任务,仍然“在路上”,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在世界格局中仍将长期保持发展中大国的历史地位。努力、努力、再努力,学习、学习、再学习,才是发展中大国的战略定力。

 

学习、跟随,并不丢人,反倒是有志气、有毅力、有追求、走正道的体现。正像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学习、追随,已经给我们带来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一样,进一步学习和建设支撑发达国家科技进步、经济增长、人民幸福的制度环境,将最终撑起中华民族的光明前程。

 

自由市场体制及其不断演化的所谓混合经济形式,并非没有缺陷。但是,与其他曾经尝试过的各种制度安排比较起来,从可持续发展和文明进步的历史经验来看,它还真是一个“缺陷最小”的制度。

 

如果承认当今的现实是历史选择结果的话,我们可以大胆推断,人类追求文明、进步、发达的终极理想,让我们选择了以产权清晰和自由市场为核心的混合经济体制。

 

要不要开放并融入事实上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化体系?

 

当代中国社会中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亲身经历了四十年来在通向发展、进步、文明的道路上,我们所取得的成就、享受的实惠、展示的力量。

 

对任何民族国家,要发展就必须要开放,不能搞闭关锁国那一套。改革开放以来的当代中国,是在融入美国主导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国际秩序框架内,实现巨大进步的。

 

无论从全球生产、国际分工体系、国际贸易格局、全球金融体系来看,还是从中国科技水平、收入水平提升、经济体制和机制变迁、经济结构现代化进程来看,中国大陆都从开放中受益良多。没有人能否认开放对当代中国的重大意义。

 

 

近年来,随着全球化和一体化进程的加深,全球治理问题逐渐凸显。

 

在寻求解决全球治理问题的过程中,归责于“全球化”的逻辑思维有其时代背景,孤立主义、民粹主义也不是完全没有合理性,关税和贸易壁垒自然迎合了利益受损者的呼声。所幸世界上多数人,并不认为民粹主义、孤立主义能够根本解决问题。

 

所谓“逆全球化”,不是全球化趋势反转,而是在“以退为进”推动全球化进程得一个特定阶段。继续秉承开放、融入世界体系的宗旨,是中华民族当代发展之路上不容怀疑的战略定力。

 

我们应当对全球化和一体化的未来,充满坚定信念。毫不动摇地坚持进一步融入全球化,首先是积极接受适应开放市场地规则,其次是量力而行地参与完善全球治理。

 

是否认可与坚持自由、平等、公平、公正、法治的市场竞争环境?

 

近现代市场经济,是伴随工业化、分工和专业化、私有产权、现代企业制度成长起来的,也是伴随西欧封建经济解体和农业文明时代终结而形成的。

 

自由、平等是市场经济的逻辑前提,公平、公正是市场经济运行的基本准则,法治则是实现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社会治理最高原则。公权力存在的合理性及其必要范围,是维持自由、平等、公平、公正、法治的社会环境,把法治精神贯彻到全社会。

 

 

保障合法私权不受侵害、保证统一市场、维护市场交易规则,是公权的义务和责任。政府不干预微观经济活动,市场在资源配置上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也是是当代中国确认的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原则。

 

近年来,各种产业政策、补贴、土地优惠、税收优惠等,都体现出政府正在深度参与微观经济活动,为各级、各类政府机构以及其他享有公权力的机构所普遍采用。“有形之手”的忙碌,其实已经背离了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成为干扰市场发育、市场经济运行的最大障碍。

 

现代经济学已经达成共识,除却公共利益保护之必须,政府干预和补贴,往往是对社会总福利的损害,其经济效果往往与设立补贴和干预的初衷背道而驰。

 

市场失灵曾经作为政府干预的理由,不幸的是,“政府失灵”和“管制俘虏”往往带来更差的结果。借鉴和学习而不是无视或排斥这些经验教训,是判断处于现代文明中人心智的关键。

 

如何看待和对待知识和知识产权保护?

 

20世纪经济学和经济史研究的最简明结论是:经济增长是知识进步的结果。狭义资本和狭义劳动不仅是知识进步的社会开展生产的条件,也是知识进步的结果。二者既不构成经济发展本身,也不构成增长核算“余数”的主体。

 

知识产权概念诞生于工业、科技、资本主义文明肇始,知识产权保护是现代文明发展的新高度。

 

遍览20世纪以来世界格局的演变,制度与在保护智力成果、促进人类创造性贡献方面的优越性,基本上决定了该制度的命运。

 

 

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是不是进步的制度?是不是进步发展的方向?是不是一个充满创新激情和创业冲动的社会之关键?如果承认智力贡献对人类进步、现代文明的关键作用,就不能否认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是必须遵守的普遍性制度安排。

 

20世纪以来,发达国家的历史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通过付费学习,支付知识产权使用费,建立合资企业,开展贸易、经济、技术、教育、文化交流与合作等形式,发展中国家可以尽快提升科学技术水平,加快社会经济基础升级,随之迅速改善人民生活状况。

 

知识溢出的客观存在,意味着只要有开放和交流,模仿者和追随者一定会从创新者和发达国家获得利益,而且可以在回避绝大部分创新成本的条件下,获得纯边际收益。这是知识生产的基本规律。

 

公民享有发展成果:包容性发展

 

改革开放40年来,通过各种优惠政策、出口退税、财政补贴等形式,政府积极鼓励出口、发展外向型经济。中国经济,特别是东部沿海地带,以超越预期的方式迅速融入了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化。

 

当代中国以及廉价的资源、能源、人力投入,补贴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同时接收巨额美元储备和美国国债,其规模和程度在世界贸易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

 

出口导向和结售汇制度,带来了事实上以美元外汇储备为基础的人民币发行机制,进而导致金融运行体制逐渐脱离中低收入的最广大民众。

 

进口高关税和出口退税补贴等现行政策,客观上似乎造成了如下结果:为增进美国人福利做贡献会在中国大陆得到更多好处。

 

随着中国经济规模扩张和结构性矛盾的突出,这种发展逻辑在早期曾经具有积极作用,而随后这种积极作用迅速衰减,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日益严重。这显然不符合中国和中国民众利益。

 

让公民享有发展成果,谋求实现包容性发展,是当代中国的核心主题之一。

 

生产为满足国内消费,经济发展成果为国内民众分享,贸易大国向消费大国转型,是实现包容性发展的关键,也是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和持续提升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可回避的主题。

 

中美关系的发展与未来

 

19世纪70年代末,中美关系转圜。美国开始在科技经济安全等方面帮助中国大陆发展,中美关系走到了几乎全面合作的时代。这一政策既有利于改革开放,也进一步引领了中国大陆坚决实行的出口导向型发展战略。

 

从美国视角来看,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有利于增进美国民众福利,但也有可能损害美国相应的产业及就业。

 

在开始阶段,美国人采取了技术转移、产业转移、大量进口等方式,获取福利的可能性更大。随后阶段,美国进口的规模和体量都史无前例的来自中国大陆,这对美国相应产业和就业造成的负面影响逐渐占据主导。

 

多年持续的高额贸易逆差,终于诱发美国开始了关于中美贸易平衡问题的宣战。

 

从中国视角来看,从出口导向型发展模式中获得外汇,并用于进口尚不能自产的先进设备和产品,以此形成对深度参与全球化的支撑,这无疑具有全局积极意义。

 

 

但是另一方面,开放中的学习也是以“穷国补贴富国”为代价的。多年持续的对美贸易顺差又以持有美债的形式回流美国,大大损害了经济发展惠及本国民众的福利效果。

 

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至今,从中国视角来看,在全社会的人力资源投入和自然资源消耗中,相比较本国民众从发展中获得的福利改善,用于增进发达国家民众福利的比例是不是过高了?

 

当下美国人提出的贸易平衡要求,客观上与中国发展利益是一致的。因此,中美关系中,两国处于各自国家人民利益的合作基础,是客观存在的。

 

至于中美两国对于规则理解、文化传统、行事方式的差异,属于操作层面和政治智慧领域,我们相信“有一千条理由搞好中美关系”。

 

决战年代:从“不惑”到“知天命”

 

自1978年以来,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进程,已经走过了40年。

 

“四十而不惑”,历经风雨的“崛起中的大国”,应当对文明与愚昧、进步与落后具备足够的辨识力,对自身发展历程的经验与教训、方向与目标有着清晰的理解。在国际关系上,我们更应当对朋友或敌人、伙伴或对手、同道或路人,有着理智而清晰的判断。

 

从根本上说,国内经济社会的发展应当立足于增进人民幸福、促进经济发展惠及民众,应当将目标专注于国内,致力于营造公平、平等、自由的社会环境。人民受益于发展,应当成为享有公权力的机构和个人追求的目标,坚定不移地把这个目标持续推进。

 

进入“不惑”之年的改革开放,应当毫不犹豫地继续向前,向“知天命”之年迈进。经验丰富、精力充沛的“不惑壮年”,唯有奋力推进改革开放,创造接下来的辉煌十年,为“天命之年”储备成就和满足。倘若在“不惑之年”犯糊涂,就只有等待“知天命”之年的懊悔与失落了。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内政决定外交。外交为内政服务,外交促进内政。

 

近百年来,中国大陆从未像今天这样接近过世界中心,通过“中美贸易摩擦”这个外交表象,进一步深化改革,进一步扩大开放,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既是内政也是外交。

 

内外并进,开启新时代。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