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8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8

阵型收缩全球经济:另一场世界杯 | 加华观点

发布时间:2018/07/02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香港的金融心脏中环,大厦林立,接踵而至的新经济巨头们,让高楼里的灯多日未灭。夏至之后,上海迎来了梅雨季节。高温蒸腾着陆家嘴,股指也如同水汽般蒸发,已经跌破了两年来的最低点。而欧亚大陆的交界处,全世界都在为一方面积7140平方米的草坪和一只体积不过600多立方厘米的圆球沸腾。

整个世界,仿佛都沉浸在一种默契的高温里,低压带来的裹挟感让人喘不过气。全球市场,仿若一只配合熟稔的球队,不约而同地摆出了全场收缩的阵型,面对一个不知源自何处、全场紧逼的对手,布不了阵,也破不了局。

伴随着A股全线后撤的,是中美贸易战的僵持局面,人民币的加速贬值,也是央妈再次降准所引发的市场忧虑,更是社会心态的舆情转向。

历史的镜子

我们曾在贸易战的文章中分析过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困境”。

当时,面对经济飞速增长的日本,美国打出了一记“贸易组合拳”,向日本当局发起了多项案件调查,以改善贸易顺差为诉求,迫使日本政府资源限制出口,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并提高直接对外投资。

从数据上看,日元兑美元从1985年两国签订《广场协议》正式签订的2年里,升值了将近一倍。为了对冲日元升值、释放出口部门的竞争力,日本央行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断调低贴现率,向市场投放基础货币,吸引更多的全球资本进入日本市场,国内的资产价格泡沫迅速累积。
这场以房价为核心的经济运动在1990年前夕飙至巅峰。

在美国的贸易牵制下,日本政府丧失了经济结构改革的历史机遇,政府最终选择戳破资产泡沫,保护国家信用。1990年,日本股市的泡沫破裂,日经指数跌去约40%;1991年,日本楼市大跳水,东京房价3个月内连跌65%。

80年代受制于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姑息助战了日本国内的泡沫;而90年代国内供给端结构性改革时机的缺失,又拉开了日本经济至今无法回过神的“失去的三十年”。

货币牵制与贸易打击。三十多年过去了,Twitter总统完美地沿袭了美国政府惯用的打法,只是这一次的目标是正在蓬勃崛起的中国。日本政府在需求端失衡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姑息助长了资产价格升温,而结构型改革的政治决心又缺少与之对应的政治决断。资产泡沫戳破后的国民经济,满目疮痍。

大国经济的经济教案,会给世界局势写下特殊时期的备忘录。

股债汇三杀,房地产空心

就像球迷的呐喊与嘘声可能左右比赛的局势一般,市场情绪的连带效应是惊人的。哀鸿遍野的股市正在讲一个有头没尾的故事,市场巨大的恐慌感仿佛把人瞬间拉回到千股跌停的至暗时刻。

截止6月29日收盘,跌跌不休的A股市场,最新收盘价跌破每股净资产的股票数量已经达到了194只。这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前,这一数据是214只。跌破净资产的股票里,除了一贯的银行板块,公共事业、房地产、交通运输等皆位于前列。

许多已经站在天台上的人,正是在这一波股市杀戮中明白了,如梦如幻的资本市场,也恰似洪水猛兽。跌时如注,气势汹汹。

在真正成熟的金融体系里,股债从来不在天平两端,而是同舟共济。尤其是经济下行预期内的情绪扩散,会让市场加速连成一体。

去杠杆的进程作为中国经济的一次结构性调整,必然也面临着经济转型的阵痛。强监管不会为资金的流动性释放太多空间,债务违约在上半年既成风潮,收益率随之一路走高,债券价格也面临不同程度的跌势。

经济自成一体,谁又能够独善其身。

2018年,在贸易战来去几个回合之后,人民币进入了急速贬值的通道。理论上分析,汇率下跌意味着对内通胀和对外贬值。对外实际汇率的直接贬值,造成了国际资本流动的压力。购买力平价告诉我们,若要保持人民币名义汇率稳定,实际汇率的贬值压力只能通过对内通胀进行转移。

2018年3月,按照当月汇率折算,中国的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M2)已经达到了27.67万亿美元,超过了美元和欧元的M2合计总量27.66万亿美元。

从这一角度也可以解释,为何国内市场的房价始终坚挺。国内楼市如同梅雨季节的上海,情绪高温伴随着令人窒息的低压,滚滚的热浪不知何往,也不明何从。

通过棚改货币化、限售令等一系列政策指导,居民以高负债率跑步进入房地产市场,上演了规模盛大的“为国接盘”。房地产市场成为杠杆从政府和企业转移至居民部门的重要工具之一。最终,为了维持杠杆转移的强效果,众多居民部门流入房地产的资金流通盘被深锁,坚挺的高房价需求下,货币政策持续宽松,货币超发问题被进一步延缓。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居民储蓄存款增长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降至12.7%,相较于2010年的25.4%,几乎被腰斩。而居民部门的家庭总负债占GDP的比重,却上升到了惊人的49%。风险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发酵。

被过度赋予了金融属性之后,房地产市场已经逐渐偏离我们所说的耐用消费品范畴。房地产的所带来的经济热度,也不再属于真正的消费者内需,反而成为了泡沫驱动下的金融价值发动机。

房价越来越贵了,这是普通民众的最直观感受。房价越调控越贵,这是一轮轮资金放水留下的后遗症。供给两端的失衡,让房地产市场面临空心化的发展困境。

储蓄增长乏力伴随着居民负债率的不断抬升,这就像是在给一个游泳池注水,上游水龙头堰塞,放水的速度一再放缓,而游泳池本身,也藏着一个巨大的窟窿。

一方面,这个窟窿来自于居民消费力的丧失。不可否认,中国房地产市场三十四年来的高速发展,是世界范围内都不可复制的奇迹。但在国有企业与民营经济双轨驱动的经济体制下,房地产作为最大的内需驱动力,其巨额套利空间左右了金融资本的流向,银行系统释放出的货币难以进入实体经济,依托于实业的消费内需被全面挤压。

三十年来,房地产作为唯一永远在买点的资产,这场漫长的左侧交易策略,似乎远未过时。三十年前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或许此刻正在新开盘小区的楼下,争先恐后地持币入场。没钱的人攒钱买房,有钱的人排队买房,真正的可支配收入,在高房价的挤压下正在不断缩水。


更可怕的是,这种缩水还伴随着地产商高企的杠杆率。纷繁多样的交易结构和融资渠道,艰难扛着房地产市场的资金地基,然而此间暗含的信贷风险正一触即发。截止2018年4月,公开数据显示,中国房地产企业的综合资产负债率已经直逼80%,正处于十三年来的最高点。资金流的压力与被清盘的焦虑感,就如高温中不断升腾的白气,笼罩在地产商的心头。

供需两端的潜在风险,正在不断放大社会各阶层的焦虑感。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模式、房地产商的资金流转、居民消费内需被迫锁定的压力。

同时,这种焦虑感集中反映在社会心态商,却以另一种形式爆发了。这就是北上广深等高房价市场忽然流行起来的“佛系文化”,相亲角里“有房有车”带来的优越感,甚至是群体性的“抖音中毒”和“快手迷恋”。在一线城市里生活的外地青年们,忽然失去了安定的可能。年轻一代心里的窟窿,造成了群体意识的转向。

社会精神上的窟窿,可能比经济模式上的,更难填满。

支撑力来自于消费刚需

不断空心化的国内市场,面临着贸易战、人民币贬值预期、美国加息缩表等一系列国际因素的撞击,中国经济不再只是“被青春闪了一下腰”,问题又重新回到了保房价还是保汇率的两难选择上。

但是最难的地方在于,我们既不能舍房价,更不能弃汇率。中国政府创造了一个超越所有经济教科书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之后,正在寻找这个二元悖论的终极解决方案。

加华伟业资本曾经撰文分析,贸易战两端的中美,其本质上的发展目标其实是一致的,二者存在着合作共赢的利益基础。

除去这一点,我们手上还握着一个巨大的筹码,那就是中国将毫无疑问成为全球最大的单一消费市场,消费内需释放后的中国将成为一台火力全开的鼓风机,吸引全球的实体经济与金融资本。这其中,美国必然不会缺席。

近年来的经济发展态势让社会达成了“消费内需促经济”的共识,投资、出口拉动的增长模式已经不再是主流。纯粹互动式的依托关系总会迫使人在天平两端站队,而内需式的自我驱动却能成为经济这台国家发动机的燃料。

不论是从反对霸权的角度对抗美元货币体系的“柔性统治”,在贸易战中扭转局势、获得共赢,还是实现经济发展“稳杠杆”的指导政策,慢慢补上消费缺失的窟窿,提升整个社会的精神风貌,我们都应当积极投入消费、拉动内需,调整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的经济结构,实现更均衡的内生性发展。

这或许才成全真正意义上的“厉害了我的国”。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