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8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8

靠水晶球谋生的人,注定要吞下碎掉的玻璃 | 消费向前看

发布时间:2018/10/17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1

实体经济对于宏观经济形势变化的反应,从来不是空穴来风;西伯利亚的蝴蝶,也从来不曾随意煽动翅膀。

特朗普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或许影响不了你早晨依然买两个包子一杯豆浆当早饭。但是慢慢的,它对你的影响将潜移默化地改变你周遭的某些境况,这种改变最糟糕的部分,正是在于你可能在失去痛感的同时,失去更多。

那么,宏观经济的变化到底如何影响着微观的企业与个人呢?它所带来的“你看不到的影响”,到底有多大的势能?2016年,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在一次内部分享中,举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例子。

他说,人的生存环境中有许多因素是非常重要的,只是人在这个环境里活了太久,对此习以为常罢了。这样的环境包括空气、水,还有温度。作为宏观环境的一部分,也是生而为人自然获取的一种外部因子,它对于每个微观个人的敏感性到底有多高呢?

人的大脑对于温度的极限忍耐程度约为42度,超过这个温度之后,人脑中用于思考记忆的那部分蛋白质就会发生化学反应。一旦发生了化学反应,它就是不可逆的。随之,人脑也就会变成失去生命力的固态物体,人体这个载体本身,也就成为了丧失思考能力的空壳。

相对大脑42度的温度上限,心脏的温度下限大约是35度。也就是说35度之下的心脏将会停止泵血和其他相关生命活动,这与大脑的42度极值对应,可以理解成人生而为人的温度阈值。

对于温度这个宏观环境因素而言,人的忍耐阈值上下线仅有7度之差。这就是微观个体对于宏观因子的敏感程度。这个敏感程度到底有多窄呢?这就类似于地球离太阳的距离更靠近了1%,看上去是非常微弱的宏观变化,但是就是这1%已经超过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温度极限,可能对整个人类群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也就是说,1%的宏观变化,可能摧毁100%的微观生态。

2

近日上海阴雨,冬日气息已近。整个城市与跌势难遏的A股市场阴霾同举。

宏观是重要的,那么如今宏观几何呢?正如我们所见,股市正在演绎现实世界中的动量效应,政策的回旋空间逐渐缩小,央行政策的边际调整能力的持续减弱,微观个体对于宏观环境的敏感度逐渐释放,也正一步步蚕食着中国经济重回稳健轨道的信心。

此时再回首,看2016年那场震惊世界的美国大选,重读特朗普从商业地产大鳄到美国总统的步步惊心,“旧时代的终结者”的形象日益丰满。

Trump在人名中是特朗普,在英文单词里释义为“王牌、法宝、喇叭”。从成为一个超级地产商开始,特朗普就深谙舆论与媒体对于思想传播的重要价值,并且这种价值的体现并不在于其正面或负面的影响,反之,关注本身就是一种引导。因此他把Twitter当成思想阵地,不断涌现的高频词汇甚至先于政策和新闻本身,成为了“Trump Ideas”的喇叭。

从2018年3月开始,特朗普的Twitter高频词汇,从Obamacare、Tax、Great America逐渐变成了Job、Trade、China、Fair。伴随着高频词不断落地的靴子,一个个砸在全球的政治经济格局脆弱的脚踝之上。

全球经济过去数十年的发展,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经济全球化下的共生模式,用一个与前文概念相似的名词表达,叫做“宏观环境红利”。比较优势下逐渐形成区隔的国际化分工,提升了产业链的全球化运转效率,成本降低和效率改善则带来了更为精密的全球共生发展。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在“本我二元、全球多元”的极佳环境里成长,成为地球村里受益最多的村民。这也是宏观环境在正向波动施加在微观个体身上的“蝴蝶效应”。

然而长期割裂的二元发展模式,导致了全球视野下利益分配的不均衡,“宏观经济红利”被吃完之后,世界开始走入割裂式的地缘政治。“Unfair”也成为特朗普攻击中国体制时最常用到的词汇。

一向标榜为全球道德楷模的美国,无法接受一个不公平发展、不遵守世界模式的中国,尤其当高速奔驰的中国列车已经碾压了自己家里的草坪,他们试图以新规则而非自然地理和人文凝聚起某个地区的群众,这个方向盘必须稳稳地拿在美利坚的手里。

每一次的经济动荡,都是一次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拷问,钟摆摇向哪一边,都将带来从宏观到微观的全面调整,这对于双市场下的中国环境尤甚。

国与民,意难平。或许我们如今尚在秋日,对于寒冷的感受仍浅。但是冬天如果真的会来,最终我们一定会从体感上真真切切地感受到。

3

Ray Dalio在风靡全球的著作《Principle》中说,“靠水晶球谋生的人,注定要吃碎在地上的玻璃。”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让Dalio吃了太多的碎玻璃,也让他懂得,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预知未来,而是知道在每个时间点上如何针对可获得信息作出合理的回应。

面对煽动翅膀的西伯利亚蝴蝶,我们如何回应,才能够在水晶球碎裂之前稳稳地拿住它,避免吃下碎玻璃的痛苦?要问我们,答案必定是,真正构建市场经济体制,彻底打破二元经济体,公平对待市场竞争的主体,彻底打破所有制思维,尊重重视民营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作用,真正释放改革的制度红利,宏观上减税让利,藏富于民,彻底进行财税制度变革,如此才能够带来微观层面的自信回归,从而拉动一切因素催活经济。

如今,宏观冰山下的全民共识是,中国过去几十年高速发展的奇迹,多少带着一些特殊的意味。史无前例的特色体制带来了上层建筑中令人匪夷所思的资源调配能力,这种能力从宏观层面的经济总量、投资出口,再到微观上的企业模式、人口增速,都最大程度地诠释着“特色”二字。

如今这种模式似乎越来越乏力,降准降息的政策既出,反而引发了股市更大的情绪恐慌,政策的调节能力正在滑向“流动性陷阱”。另一方面,去杠杆成功地将债务杠杆从地方政府转移到居民部门,“一顿饭一个方向”仍然困扰着大量的民营企业主,无恒产者无恒心的一线城市青年们,挣扎在一个又一个格子间、楼盘外。

投资出口吃紧的宏观局势下,内部创新尚需长期的培育期,如何拉动内需消费成为了经济增长的最大动能。然而消费能力与意愿都来自于微观民间,更抽象地说,是来自于平民阶层的安全感和精英阶层的自信心,双轨市场、如山税负都在消耗着它们。与此同时,我们不可否认的是,美国是全球货币体系中的霸主,能够发行国家债券从而弥补政府负债,从而部分缓解财务赤字问题;而中国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从属地位,必定让减税之路面临更多的困难。

所幸,高层已经发出了“研究减税”的声音,虽然目前为主更多的政策仍是停留在“研究”层面。但至少从宏观上吹响了号角,打仗的队伍才会开始勇备军饷,砺合精兵。宏观政策与微观个体始终难以独善其身,一个市场连着一个市场,正如一只手牵着另一只手。大至国家政策、国际贸易,中至股市波动、债市稳定,小到企业发展、个人成长,道理皆不外乎此。

有人做了个假设,假如帝国已行至黄昏。而加华伟业资本想说,我们仍然爱这样的中国。不是因为它足够完美,而是因为它的完美,由我们来创造。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