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19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2019

致敬2019:碰壁,凿壁,破壁 | 消费向前看

发布时间:2019/12/23 来源:加华伟业 作者:加华伟业 NEXT

 

2007年,我也背着双肩包穿梭在中关村的小咖啡馆里。创业融资谈项目的咖啡喝了一杯又一杯,深夜睡不着,清晨醒不了。

2019年,一样是北京的冬天,我走在望京的创业园区里,看着同样年轻的创业者们裹紧大衣呵着热气奔赴我的商业课。午饭前他们也恰如当年的我,躲在寒冷的室外,一个人默默抽支烟。

创业寒冬凛冽,并不比当下的北京更暖。

终身学习成就的一片匠心

从业20多年了,我见过不少创业者,但能真正成长为企业家的却并不多。耳濡目染之下,我慢慢也积累了一种“对企业家的直觉”。

他们身上有股蛮劲儿,就像在海上冲浪的旅人,没有桅杆可靠,抓着冲浪板的双手磨出了道道血痕,但你没见过他们选择泊岸而退,缄声躲入避风港。

是啊,海上仍有太多未知可探索。对他们而言,四面八方涌来不断变化方向的海浪,推着他们专注眼前、关注环境,同时反复调整冲浪板的角度,维持自我与环境的平衡。

有些浪要让它过,有些浪要迎着它冲。

我后来慢慢悟到了,这些梦旅人们除了有多呛几口海水的坚忍之心,还有一种随海浪变化而不断自我迭代的能力。说得直白一些,他们时刻学习着观察环境、审视自身,在浪潮转向时也从未落于人后,顺应大势,应时而变。

在黑马正式开课之前,我心里还在盘算,一年365天几乎要飞110多次的我,到底能不能抽出时间,花上几整天的时间和创业者们在一起,给他们上上课,也给自己充充电?虽然在资本市场上打拼了二十多年,但我积累的经验和想法,又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到这群年轻的创业者?

第一次课后,我收到了几个学员自发写的课程总结,以及他们与团队在一起复盘课程、共同交流时碰撞出的精彩想法。作为一门创业新课的探索者,我深感惊喜与欣慰。

花费的课程时间的确难得,但这些勤恳执着的创业者们,也真正值得。

中国的改革开放不过四十余年,真正的百年企业屈指可数,号称有百年历史的品牌,也几乎难与品牌鼎盛时期同日而语。粗放式地发展,让企业家没有机会、也没有意愿向内探索和向外学习,经济开闸泄洪的增长机遇让许多创业者都产生了“舒适区幻觉”——未来会像现在一样好。

但时间光谱越来越快,逆水行舟总是不进则退。

研究企业长寿基因二十年的日本学者后藤俊夫,在一次论坛中说,日本大企业的平均寿命达到52年,百年老店多达2.6万家,欧美大企业平均寿命也有大约24年。但是,中国大企业的平均寿命却仅为3.7年。叠加互联网时代的快速变化,中国民营中小企业的寿命则更短,只有2.5年。

从来没有一家企业仅受制于环境而亡,创始人与团队的赤子匠心、以及终身学习的意愿和能力,都在很大程度上构筑了一个企业在商业模式之外,真正的价值护城河。

商业或许能够被模仿,产品也能够被超越,但顺势而为、终身学习,保持包容开放的心迎接改变,是铺就成事之路的岩石。

失去人性,失去市场;但失去本心,失去一切。

终身学习晚成大器的企业家太多了。在经济结构调整中幸存的企业,几乎都有一个善于学习,磨刀霍霍的掌门人。

巴菲特是这样,任正非是这样,马云是这样。教师出身的马校长,甚至还专门建了湖畔大学,让创业者们有师可从。

就像学校从没想过,教化学能让你学会在家做瓶润肤乳,教物理能让你闭门造个车一样,不论是商业课程还是商海实战,本身都是教学相长的过程,终身学习、自我迭代带来的延迟满足和正向激励,能够给创业者指向,也带给讲台上的人能量。

毕竟,终身学习总是伴随着碰壁、凿壁、再破壁。正如大马哈鱼的洄游一样,螺旋式的上升会带给创业者强烈的自我怀疑、否定、进化、突破,但与此同时,企业向前发展的稳健动力也慢慢形成。

2004年,雷军在资本寒冬里无奈卖掉卓越,2007年他终于兑现了金山上市的承诺后,选择离开金山,如今他有小米,跌跌撞撞地为他打开了新的事业;王卫带着顺丰烧掉十几亿探索社区业务“嘿客”最终无功而返,但重新进化成长聚焦不同形式的物流服务模式后,顺丰仍然是最让人放心的快递服务商。

破立之间,煊赫与破败同往。终身学习与自我革命是刺破这层纸的利刃。

更让人敬重的企业家,懂得在自我和组织中找互补,找融合。他们在自身学习的同时,更敢于成为组织迭代的能量中心,带领团队一起跳出舒适圈,向外学习同侪与师长的技能与经验,向内探索更多的发展可能性。

没有能量交换就没有进化。静水之所以流深,除了低位成海,还因为水生于泉眼,总是流动着的。河道蜿蜒,水流涌动,这条河就不会成为一潭死水。

对任何一个创业者和创业公司而言,“谋新求变”都不容易,它意味着你要否定过去,吹破眼前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幻觉气泡。创业者们都“愿意进化”,但只有少部分企业家才“敢于进化”。

已知的圆圈越大,未知的领域就越多。但有何可惧呢?能量中心还在,进一寸便有进一寸的欢喜。

企业的价值与企业家的自我迭代能力总是息息相关。没有特别的低谷期,没有特别的高光时刻,创业者的生活就是此刻解决此刻的问题,明天再解决明天的问题。

但企业家不同于创业者的地方在于,他们自我迭代的速度之快、能量之强,让他们此刻当下就能准确识别并解决那些明天可能碰到的问题。

有些创业者,一上来就要改变游戏规则,却不知规则早已经不似当初。首先跟上这个社会成长的步伐,才有机会突破它成长的瓶颈,刺破规则的桎梏。

越在脆弱的环境里,越要回归初心

每一代创业家们都有自己的时代困境,也都在经历着属于他们的幸运与不幸。

相较于中国上一代民营企业,当今的创业者面临着完全不同的挑战。坦诚地说,上一代能成事的企业家,很大一部分是为了为了摆脱贫困而创业,他们也拥有了经济开闸带来的最佳机遇。

随后的互联网时代,创业家们像海绵吸水一样拥抱新事物,企业成长飞快,世界的每一处都塞满了“想要改变世界的人”。而当今互联网红利退潮,留下来的企业家们无一例外,都是“心中爱着点儿什么”的人。

有人说,“上一代企业家喊着革命,这一代要回归商业本质了。”

那什么是商业本质呢?是模式创业,一连串业务增长的数字吗?是一轮轮融资估值抬升,不断被调整打磨的完美财务模型吗?是资源型的社会里,一层层流向下沉市场的渠道体系吗?皆不尽然。

真正的商业本质,是企业创始人内心所思所想的外化表现。柔软的美与爱,是有商业价值的。

我在黑马的课堂上说过一句话,“世界上最大的连接是情感连接,最大的营销是思想营销,最大的征服是爱的征服。”这是我二十多年看行业、看产品、看服务、看创始人,得来的一句总结。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也能侧面印证这句话。我发现,许多企业在失去创始人之后,会经历一段长时间的萎靡不振。通常这个时候,企业需要的不仅是制度变革、模式演进、业务调整,更是做个简单的改变——让创始人重新回归。

2019年有个品牌让我倍感惊喜,它就是国潮李宁。

2010年,带着奥运高光的李宁营收几破百亿,风光无限。但2011年开始,公司业绩就显出颓势,改口号、变定位、策略转向,之后的三年也面临连续亏损,国民第一运动品牌风光不再。2015年,董事会坐不住了,郑重邀请创始人李宁重回公司掌政。

李宁回来的第一件事儿是什么?他改回了“一切皆有可能”的品牌标语,企业的精神内核一下子就回来了。2019年国潮复古,中国李宁成为世界时装周的文化符号,公司2019年上半年营收增长了33%,净利润增长196%,品牌发展找回了重心。

后来,我们谈到为什么要改回标语时,李宁说,那是一个梦想时代留下的烙印,是最本真的东西。李宁一心想做“国人体育品牌”,这个标语激发了所有人内心的共鸣,消费者、合作伙伴、高管和一线员工。“公司还在改造和进化,就像是我们仍然处在那个梦想时代一样。”

企业创始人之所以能够轻易而举地带回一个企业的精神内核,正是因为这个企业是他内心世界的外化。勤恳乐观的创业家,会带来企业自上而下的坚韧力,从善如流的创业家,也自然会赋予一个品牌生生不息的能量场。

30岁,巴菲特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在47岁时,他就完成了个人财富从线性增长到指数级增长的变化。指数的力量有多强大呢?换个角度看,巴老传奇一生99%的财富,都是在50岁之后才挣到的。

从没有一雪花白白落于尘世。为时皆不晚,只要创业者的路,每一步都向着本心而去,它总会指引你,并不断指引着你。

我的班级里有个创业者,让我印象颇为深刻。他说自己三十多岁,拿着一沓欠条南下广东,铁了心要重新开始创业,做了个电商公司。现在他的品牌,已经成为天猫618羽绒服的单品类冠军。

我常说,创业者如果得拼了命告诉自己“要坚持”,那这根弦总有一天要断。真正让你坚持下去的,就是忘了坚持本身,它是由初心支撑的能量核,是活水的泉眼,也是那束光的来源。

2019年即将翻篇,这一年可以用曲折跌宕来形容,世界局势从未如此莫测,而经济下行的预期也很少如此一致。越是在脆弱的经济转型期,初心回归的步伐就越要迈得坚定。因为循着机遇而去的套利型企业,都将不久于动荡,善于在学习中自我革新,在本心中拥抱变化的好企业、好企业家,才能在波涛起伏中平稳航行。

在这个“商业本质竞争”的时代里,关于商业本质的内涵,需要创业者扪心自问一句,你心归何处,又梦向何方。

所以,你心归何处,又梦向何方呢?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