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22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2022

勿让中概股成为“小产权房”

发布时间:2022/03/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上一篇

 01

中概股或成“小产权”?

有买房经验的人,很多都碰到过小产权房——同样的位置,相若条件的两个小区,其中一个便宜一半,价格充满诱惑。细了解后,多数人都不敢碰。这类房俗称小产权房,唯一的毛病是没有名分,随时可能被拆。存在即合理,多数小产权房不会被拆,“非法非非法”般的存在。小产权本质是没产权,自然卖不上价。

前一阵持有中概股的人,可能会产生严重的自我怀疑——对折以后还有对折、对对折,跌的只剩零头了,依然没有喊话,没有救市,甚至连大股东低价私有化这种令人不齿的事儿都没有——莫非我买的是“小产权”股,要不怎么都这价格了,都没有大股东们回购呢?

中概历史久矣。市场一直默认中概股都是有正经房本的。投资者可能会怀疑手上股票的价值,但不会怀疑拿的是不是真的股票。然而过去一段时间,似乎有很多只有形无形之手,不断将中概股推向类似小产权房的境地。投资者开始怀疑,我拿的股票,会不会只是个“小产权”?

02

中概股为什么会有“小产权焦虑”

美国人有机会把中概股搞成小产权。新出台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实施细则规定,如果外国上市公司连续三年未能提交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 PCAOB)所要求的报告,美国SEC有权将其从交易所摘牌。第一批被列入“预退市”名单的五家中国企业最早2024年可能被摘牌。一旦被市场踢出来,跟小产权就没啥区别了。

VIE合法性问题是中概股“小产权焦虑“的重要根源。VIE已是中概互联网公司的产权合法性的基础,新浪案例以来市场依着“存在即合理”逻辑,默认基本无视VIE架构的风险。然而新近的境外上市新规,全面厘清境内企业境外上市程序的同时,对VIE身份合法性问题依旧保持回避与暧昧立场,让市场很难不对VIE的长期合法性产生疑虑。在官方正式正面回应之前,恐怕这样的疑虑只会不断自我强化,中概的小产权标签很难揭得下来。

持续生存风险是中概股“小产权焦虑”的另一来源。收入成百亿上千亿的公司,面对缺乏可预见性的平台反垄断、数据安全治理、税收社保合规的“组合拳”,忽然发现自己的生死存亡仍充满各种不确定性。打个比方,一个公司在两百亩土地上投资十个亿建厂,政府为了招商引资,某些审批环节跳步了,建成后公司发现其中十亩土地有问题——事后监管有很大弹性:把十亩问题土地进行合规化是一个选项,把十亩地切出去是一个选项,而极端情况把厂子全部拆掉也是一个选项。互联网平台监管的实际复杂性远超上面的例子。譬如,那十亩地正好是基本农田,而工厂主体结构就建在那块地上,监管的弹性空间就会非常逼仄。这个例子有助于更好理解中概股的“小产权焦虑”——市场担心他们的核心资产和商业模式建立在“基本农田"之上,模式一旦崩塌、股权价值归零,产权也将失去意义。

以上种种疑虑,日复一日地消磨着中概股投资人的信心。疑虑一直没有被打消,还不时被这样那样的现实局部验证。叠加中美对抗、俄乌战争等不利外部环境,这些疑虑就会不断自我强化,乃至自我实现,令市场暴跌不止。据美股投资客统计,从261家中概股的历史高点到3月14日收盘,中概股市值总计蒸发达到了触目惊心的4.17万亿美元。情势危急,不容无为。

03

中概股的“产权证”到底该不该拿

令人欣慰的是,前两天金融委会议提出一系列稳定市场预期的举措。市场为之一振,很多中概股报以几十个点的涨幅。极端市场氛围下,的确需要以非常手段迅速平抑市场恐慌。而喊话带来止跌暴涨,似乎也恰恰佐证了中概股的内在小产权属性——高层喊话让购房者觉得有希望拿证了,房价就暴涨;但同样的也会因为某个领导讲话,甚至地方政府部门的一个红头文件,让购房者觉得手里拿的可能是废纸,房价又暴跌。价格波动是市场信心最好的试纸。理性角度看,市场信心的源头应该是规则、法治和扎实的产权制度,而不应该、也不可能来自一个红头文件、一次窗口指导或一次领导喊话。

应该看到,中概小产权化是系统性复杂问题,要解决不是管与不管、放或不放那么简单。企业如果存在违法违规,理应承受相应后果,没什么好埋怨的,也不值得同情。客观而言,中概股问题很多的确来自于一些企业和企业家自身。不少中概股都是互联网时代快速野蛮生长起来的,商业模式过度追求垄断利润、忽视企业的社会责任和劳动者福利,甚至给社会造成极大的负外部效应。无序扩张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无序扩张形成的小产权属性资产,该补手续补手续、该整改整改、该拆掉拆掉,都是应得应分的。

至于为何会出现无序扩张,以及,如何理解“序”与“无序”,则是值得深思的。一种可能的理解是,资本应自律、自觉、自我约束。这种约束优势甚至可以上升到道德,要求资本成为道德圣徒,见钱不眼开、唯利不是图。另一种理性的理解则是,政府应为市场竞争提供良序,资本依规行事、法无禁止则可为,如此,资本间微观竞争的相对无序,并不会妨碍市场的整体有序。政策有序而市场有效,资本的扩张大概率不会制造出大量小产权属性资产。毕竟,绝大多数时候,资本比谁都听话。你若不信,看看K12新规出台之后,还有哪家投资机构出手K12教育了?

04

解决中概小产权化的挑战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特性和行为规律”,“要发挥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同时有效控制其消极作用。要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中央提出的开“绿灯”、亮“红灯”,明确规则、划出底线,也正是资本市场和企业家乐于看到的。

实践中的挑战则在于,互联网和数字化时代,很多行业和商业模式迭代速度快、创新元素多、跨界属性强,政府-资本-平台-中小企业-劳动者等不同利益攸关者之间的关系复杂,监管者规则制定的速度容易跟不上变化的速度,客观上对制度创新和监管能力提出了重大的挑战。而规则滞后,令行业创新者和领跑者经常面临规则真空和模糊地带,这样的无序叠加行业激烈的竞争,很容易催生野蛮发展,乃至造成某些小产权属性资产。因此,要根本解决中概小产权化问题,还是需要从规则前瞻性、先进性和可预见性着手,从扎扎实实保护产权、维护契约着手。这需要极大的智慧,更需要巨大的决心。

需要指出,增强资本有序性的努力,不应以限制和牺牲资本的流动性为代价。资本天生具有流动性,资本流动的本质是生产要素的流动,合理的资本流动可以促进社会财富的创造和生产力的提高。以增强资本有序为导向的政策,可以通过诸如负面清单制度、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立法等措施,为资本流动划定规则与边界,堵不如疏,不应简单地限流、截流和断流。

朋友圈有人戏称,去年讲反对资本无序扩张,今年怕是要头疼资本无序收缩了。反对无序扩张,就像计划生育,不让生这事,政策说了算;而要防止无序收缩,就像鼓励三胎,愿不愿意生,政策不一定能说了算。政策推出的节奏应充分考虑窗口期和外部环境因素,这将直接影响到政策落地的效果。

当下中国经济内有疫情反复、供给端成本冲击叠加需求萎缩的经济增长挑战,外有俄乌冲突、中美对抗的巨大压力,不论是互联网巨头,还是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大多活的颇为不易。这时候尤其需要政策的鼓励与扶持。正如金融委会议指出,要积极出台对市场有利的政策,慎重出台收缩性政策;凡是对资本市场产生重大影响的政策,应实现与金融管理部门协调。加强资本有效监管是一个长期而持久的任务,现阶段更多强调鼓励与扶持,与中长期积极监管与治理的目标并不矛盾。

医学上讲究急病快治,慢病慢治。中概股遇上了暴跌不止的急病,监管当局及时出手,止住了市场的非理性暴跌;而中概股底层问题则是慢病,需要有耐心,慢慢治。也只有找到病根子,对症下药,才能揭掉中概股身上的小产权标签,中概未来之路,才能越走越宽。

数万亿中概股市值已然灰飞烟灭。只盼学费没有白交。

点击下载附件

返回列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