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我们重点关注受益于国民经济增长和消费升级的行业领军企业,以及拥有高成长空间的成长型企业。投资理念上我们一直奉行审慎稳健的投资理念,不随波逐流,亦不刻意追求势起而动。

2022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2022

中国,宏观经济学的“圣杯”之地

发布时间:2022/07/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上一篇


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纪伯伦

 

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曾经说:谁能成功解释经济衰退和大萧条,谁就成功摘取宏观经济学研究的“圣杯”(Holy Grail)。辜朝明在其著作《资产负债表大衰退》中,成功解释了日本在1995年至2015年资产泡沫破灭之后,面临的居民和企业的债务削减、去杠杆导致的流动性陷阱、通缩与衰退的危险。他的研究从日本独特的国情和民情出发,解释了日本平成时期的衰退成因及特征,其研究成果也近乎摘取了宏观经济学研究的“圣杯”。


然而我个人认为,能够真正摘取宏观经济学研究“圣杯”的理论,一定会诞生在中国。我们的二元经济发展模式和长期的跨越式发展趋势,以及在计划和市场中博弈而成的经济成长方式,都赋予了宏观经济学家们,最好的研究机会和最肥沃的土壤。在中国走向现代化强国的历史征程中,我们势必解释这一切,并为人类社会政治经济发展提供成长动力并形成理论依据。也许,那是比凯恩斯主义和科斯定律更令人着迷的发现。世界吻我以痛,我要报之以歌,博观约取之路并将实现厚积薄发。

1948-2018过去的70年中,每隔十年我们就发生一次内生或外输型经济危机,主要表现就是财政赤字失控引发的经济衰退和高通胀,中央和地方财政均陷入入不敷出的局面。无论是1948年民国时期金元券改革的失败;1958年“大跃进”“三面红旗”;1968年的中央财政实质破产后年轻人“上山下乡”;1978年二次“洋跃进”财政“穷得叮当响”(胡耀邦语)后主动被动式的不得不开始的改革开放;1988年财政赤字危机引发的恶性通胀、抢购潮以及高达28%的保值补贴利率留下的深刻时代记忆;1998、2008年的东南亚和美国金融危机引发的外向型经济失衡导致失业潮和大衰退,以及后来的量化宽松救市和2018年后我们陷入事实上的长期滞胀和衰退。中国经济规模性衰退的“十年之痒”的顽症给世界留下了很好的研究课题。认真总结中国历次下滑的原因,剖析中国财税体制、国家现代化管理水平,特别是现代化财税体系建设对中国经济和社会治理水平提升的决定性作用,搞清楚这一主要矛盾也就真正抓住中国宏观经济研究的“圣杯”。深刻理解中国经济,是因为今天的中国真正起作用的是“形势比人强”,很多的变化都来自破局(turning point)的力量和不得不做的囚徒困境。贝多芬曾说:“苦难是人生的老师,通过苦难,走向欢乐。”

常识、公理、良知和正义不会不到,但总是姗姗来迟,于是耐心就变得尤为重要,现实需要大家与时代共情,躬身入局。在乡土中国实践山水关情,家国一体的研究。如此长期主义,才可能是一种主义,而不仅是一种主张,理想也就可能变成现实。看多中国一定是长期的,短期忍受痛苦和折磨在所难免,悲观和失望会盘旋弥漫在短期上空,彻底走出这种心理和思维定式,以大历史观解释现在和未来,就可能真正突破了大国兴衰的周期理论,站在长期视角上笃定前行,这才是真正的国富民强,才是真正的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


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做中国人! 

 

点击下载附件

返回列表

分享: